AG官方网站下载

【文汇东湖】行囊满 归途慢

  有人说,背上行囊,就是过客;放下行囊,就找到了故乡。陌上、村下、老树、流水,溪水泠泠地流淌、轻悠地歌唱;一年四季,迎来了拖着行李的疲惫的归客,又送走了满载行李、不舍的游子…… 

  小时候,行李箱是对父亲回家的期盼。 

  父亲的行李箱灰扑扑的,终日藏匿在房间的角落里。但当母亲拖出行李箱,用抹布仔细地擦拭上面的灰尘时,我就知道,父亲要去外地了,我一面不舍,一面好奇父亲会去哪个地方、哪座城市。父亲临走时,母亲在行李箱里塞满了毛巾、肥皂以及各种干果、饼干。父亲笑着说:“这些都买得着。”而母亲总笑着再塞进几条腊肉,说:“家里的,和外面不一样”。 

  我从父亲临走的那天起,就开始期待父亲回家后的行李箱里,会不会带着几本我爱看的童话故事,会不会带着从超市买来的巧克力和牛奶。在和父亲的电话中反复确认回家的日期,倒数父亲回家的日子。日子愈临近,我就愈感到幸福。那时候总听父亲回忆起,他坐绿皮火车去内蒙古呼和浩特时风吹得沙尘漫天的情景,他说“出发的时候总觉得路远,心里不好受,回家的途中总觉得火车太慢”。现在想来,大概是去的时候路途漫长,挂念家里的妻儿,长路漫漫;归家的时候,心中满怀期待,火车慢慢。 

  如今,行李箱里是父母对我的思念。 

  我的行李箱由24寸换到了26寸,大大的行李箱,装不下父母的牵挂,装不下父母的念想。寒假离家时,母亲早早起床煮了卤牛肉、熏腊肉;父亲打点着行李,生怕漏掉了什么。行李箱里还装了爷爷特意去买的土蜂蜜,装了坚果、零食、牛奶……我也像父亲曾经那样,笑着边拿出去一部分边说:“这些去超市买得着,拎着重。”他们说:“拿着吧,等你回来又是夏天了……”听着听着,渐渐有种酸楚的感觉浮上心头,又涌到了眼角。我坐上动车,一个半小时的车程不算太远,可窗边景物向后倒退的时候、车上乘客拥挤嘈杂的时候、下车人潮涌动的时候,那一丝酸楚味又涌了上来,“才下眉头,又上心头”大抵如此吧。泡开几勺蜂蜜,水汽氤氲间,我悄悄地湿润了眼眶。 

  “高速上的后备箱,火车上的行李箱,每个临走的行囊,都装满了沉甸甸的爱。”满满的行李箱里承载着父母的爱与期待,带着几十公里甚至几千公里之外的爱,随着南来北往的旅客,走到了万家灯火处。行囊已满,归途慢慢,生命无限,岁月绵长,只有行李箱载着不同阶段的不同经历,带着童年的期盼、少年的幻念、成长的追逐、父母的想念,悠悠驶向远方,渐行渐远……(文字 陆敏) 

技术支持:荆楚网
地址: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文化大道301号 邮政编码:430212
AG官方网站下载:Wuhan Donghu University 版权所有 鄂ICP备15016581-1号
鄂公网安备:42011502000398号

Baidu
sogou